• 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:风雨兼程,与党和人民同行 2019-06-01
  • 今年工资咋涨?多地发布2018年企业工资指导线 2019-05-29
  • 省交通控股集团党委研究部署2017年度省委综合考核反馈意见整改工作 2019-05-29
  • 在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-05-26
  • 工商总局将针对“双11”等网络促销出管理规定 2019-05-24
  • 净界法师:财富怎么来的?贫穷为什么还在? 2019-05-15
  • 长颈鹿在中国高纬度地区成功繁育 小鹿刚出生一米八 2019-05-03
  • 最新最全!2017航空资讯大汇总 2019-04-27
  • 社评:中国侦察船自由航行,澳媒惊讶什么 2019-04-27
  • 西部网(陕西新闻网)www.cnwest.com 2019-04-04
  • 人工智能:新技术的“双刃剑” 2019-04-04
  • 人大代表网络平台-天山网 2019-03-31
  • 火场上的那双手,找到了! 2019-03-31
  • 白云区图书馆:来,给爸比做张甜蜜立体感恩卡 2019-03-19
  • 习近平总书记文化思想的实践指向 2019-03-18
  • 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    选择背景颜色:

    11选5第18082860:农女的如意庄园 一百二十青州城商业之战拉开序幕万更

    农女的如意庄园 最新章节农女的如意庄园 一百二十青州城商业之战拉开序幕万更 //www.axnl.net/0/110/
      
      
        吴静娘显然不在状态,看着夏荷的眼神,充满了忧郁。

        “姐,别不说话,到底怎么了?说出来我听听,有什么烦恼的事情,我帮忙解决?!毕暮捎切牡目醋盼饩材?。

        “没什么,你让我一个人好好安静,安静?!蔽饩材锷羯逞?,一脸疲倦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夏荷看着吴静娘的作势,就知道她不愿意多说,有起来送人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叹了口气:“姐,不管什么事情,千万不要憋在心里,说出来,有什么事,大家一起解决?!?br />
        吴静娘听到这话,眼泪差点又掉下来,但实在不知道如何跟他们说。难道说自己的女儿,为了她相公的腿,所以掉下悬崖吗?要告诉她,她相公的双腿,是自己女儿用命换来的吗?

        深呼吸了几口气,缓了下情绪,“你先出去吧,帮我把门带上,我没事的,不用担心。睡会儿就好了,真的!”

        都怪自己,如果当初自己不那样折腾她,信任她。就不会有廖氏和贾玫黎事件,光亮的腿还是好,那小花也不会坠落悬崖。

        吴静娘越想越是自责,怨怪自己。走到菩萨面前跪下,自己的罪孽怎么都洗不去。她现在没有其他的要求,只求菩萨保佑,能让小花还活着,哪怕只有一丝的希望。如果真的要死一个人的话,那她宁愿死去的那个人是自己。

        她不配但小花的娘亲,自己的女儿,自己又是怀疑,又是打的。甚至之前光亮在这个家养病之时,自己还想过不念经了,趁着机会,把家里的大权都掌握在手。

        也许这是她的报应吧,让她三十几岁,就要白人送黑人。吴静娘越想越是心疼的厉害,几乎都要呼吸不过来。

        难怪小侯爷这几天不来了,难怪小花走之时,什么都没说一声。要不是自己去王家找崔氏商量事情,又怎能听见崔氏在那喃喃的哭呢?否则,致死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,已经坠崖了。

        夏荷无奈的出来,轻轻地带上了门。想来她是去找崔氏,回来之后才变成这样的。那必然是和崔氏脱不了关系,看来自己有必要去问问看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        打定主意后,夏荷回房和相公说了一声,又吩咐小小把孩子们看好,这才往王家的方向走去。

        “王嫂,在家吗?”夏荷在王家门外喊着,这个点,差不多吃完饭了,应该在家吧?

        “在,来了?!贝奘险饧柑?,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,老是恍惚。

        崔氏恍恍惚惚的走出来,请了夏荷进屋,自己则又在神游了。

        王长贵看着妻子这样,心里着实难受不已。自己的心里虽然难过,但自己是个男人,这个家还必须要有人扛起来。妻子和小花情深似母女,又岂能去怪她会这样呢?就连自己,在夜深人静之时,听着她在哭泣,一想到小花,眼睛就酸涩的厉害。

        “小花她二舅娘,里边请坐。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?”王长贵招呼夏荷坐下后,问清夏荷来拜访的原因。

        夏荷觉得这些人,怎么一个个都这么的奇怪。姐姐这样慌神也就罢了,这王嫂怎么也这么的奇怪?如果说是两人吵架了,那也不至于这样啊,肯定是生什么自己不知道大事了。

        于是试探性地问了句:“我想来问问王嫂子和王大哥一件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哦,什么事情,且说来听听?!蓖醭す笙衷谝幻判乃?,要把小花留下来的事业打理好,哪怕小花已经去了,也要等到程春熙回来继承为止。

        “就是我姐姐,小花他娘,前两天说有事情,要来找你们??墒腔乩春?,却什么也未说,这几天都在嘤嘤哭泣,不知是何原因。问了她,怎么都不肯说,所以想来问问你,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      王长贵一听这话,心里一咯噔。这几天自从媳妇知道小花坠崖后,每日都在哭泣,还会伴随这喃喃自语。莫非是被吴静娘听去了,所以她也才变了吗?

        “前两天大概什么时辰呢?”王长贵想要确认一下。

        “具体什么时辰,我忘了,好像是午时过后那会儿吧?!毕暮上肓讼?,没想起来。印象中好像是那会儿来着,算了先说一个大概的时间点吧。

        “前两天,下午午时过后?”王长贵一听这话,心里咯噔一下。

        那段时间好像媳妇一直在哭,自己回来的时候,并未看到吴静娘,却看到媳妇在哭来着,嘴里还喃喃说着:小花没良心,抛下他们,自己走了。让自己以后可怎么办,怎么和小草他们交代,自己想她的时候,该怎么办之类的。难道在自己回来之前,吴静娘来过,被她听到了,所以现在才这样吗?

        夏荷看着王长贵沉思的模样,想来是知道的,但又沉默不语,着急得说道:“王大哥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你说??!急死我了都,怎么一个个都这样?!?br />
        王长贵欲言又止,这时候崔氏好像清醒了似的,刚好看到相公为难的模样。一想到小花为了吴光亮的双腿坠崖,心就犹如针扎。

        不管孩子他爹之前说过什么,自己务必要把这个说出来,省的不知情,还以为是小花怎么滴他们了。

        “小花为了治好你相公的腿,去裂缝崖采摘接骨草,坠崖了。呜呜呜……这么多天了,生死未卜,都说没希望了。找不到,小侯爷都几日几夜没睡觉,还是找不到,呜呜呜……”

        夏荷一听,整个人都呆了。小花坠崖了?难怪,说什么有事出去了,没来得及说??墒切』ú皇悄侵秩?,至少都会匆匆交代一声的。她怎么可能什么都不交代就走了呢?夏荷不知不觉泪流满面。

        难怪姐姐每日以泪洗面,憔悴不堪。不管怎么样,小花都是她的女儿。自己的女儿为了就自己的弟弟,她又能说什么?难怪她看着自己,是不乐意见到的。让她白人送黑人,情何以堪。

        夏荷恍恍惚惚地走回了家,镇定了一下。这个事情,决不能告诉光亮。否则依他的个性,就算是这腿废了,也不会用这个药的。

        稳了稳情绪,扯开笑颜,走进吴光亮所在的房间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样了?我姐那边是怎么回事,那声音就是她的吧?”吴光亮一脸心急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想小柱子了。小花不在,小柱子也不在。她一个人孤零零的,想孩子们了?!毕暮缮钗豢谄?,佯装轻松地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哦,那就好,我还以为生了什么事情?!蔽夤饬了闪艘豢谄?,随即又抬起头来说道:“有事千万不要瞒着我,知道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嗯?!毕暮勺旖枪易徘G康男?,心里一直在流泪。你当我愿意瞒着你吗?小花为了你的腿,都没了。如果你不好好治,那又怎么对得起她?

        ——划分线——

        “表哥,我要回京都一趟,你也和我一起去吧。我不把廖家整垮,誓不罢休!”游子轩眼露出狠厉的目光。

        杜雨辰叹了口气,自从小花坠崖之后,子轩先是没日没夜的在崖下搜寻,就连那潭子水,也让他令人前后搜寻了十多遍。

        接着又说小花还活着,一定在某个地方还活着?;乩粗?,就开始说要在小花不在的这段时间,帮她清理好一切,管理好她的事业。完成她如意庄园的梦想,之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,哎……

        “表哥,你听到我说话了吗?别神游了!”游子轩很是不耐烦的说道。表哥这是怎么了,说着话都能神游。

        杜雨辰因为小花的坠崖,默默的在心底流泪,如今看着游子轩这样,心里更是不好受。抬头看了他一眼,点点头。

        “那就这样,咱们明天就启程。这府里的事情,我先交代一声,你且回去准备吧?!庇巫有低?,人就没影了,杜雨辰则又是叹了一口气。

        也许他还没现,自己这几天,都不知叹了多少气了。

        “小草,你来一下?!庇巫有谕砩闲〔萘偎?,将她叫到书房来。

        小草很是疑惑,这小侯爷和自己也不是那么熟。平时见面打招呼,也只是点点头罢了。这几天小侯爷的行为就很奇怪。先是问着如意小馆的事情,接着又是主动帮李家老太爷实行小花之前所说的计划,说是要提前。接着这会儿又叫自己到书房去,实在太过奇怪了。

        “好!”小草走到书房里。

        游子轩先是出来,左右看了看,确认没人之后,将书房的门关起来。

        小草看着游子轩的举动,心里更是讶异了。这小侯爷是怎么一回事?孤男寡女的,大晚上还关着门,这让别人看见了,如何想?

        她小草虽然因为黄建文的事情伤透了心,但也不至于要和自己的好姐妹抢男人???

        小草自己在那胡思乱想之际,游子轩开口了:“小草,我要和你说一个重大的事情,这个事情只许你自己知道,不要说出去知道吗?另外,你听完之后,也不要太激动,否则别人会看出来的?!?br />
        看着小侯爷面色凝重的说着,小草不由得也正色道:“好,但凭小侯爷的吩咐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小草,吴光亮双腿和要接骨草的事情,想必你是知道吧?”游子轩犹豫了半天,找了个切入口,开始说起。

        “嗯,这个是知道的。怎么了?这就是你要说的吗?那我已经知道了!”小草心里松了一口气,还以为是怎么了呢,原来就是这个事!

        游子轩不顾小草的反应接着说道:“那天我和小花回了水湾镇。我们两个人就去了县衙,曲茂才那边只有一颗。所幸得到消息说裂缝崖下有三颗并联的,这才松了一口气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回到程家坑后,陆大夫说,吴光亮的腿,拖不得了,最多只能三天。小花一着急,和我去裂缝崖,看接骨草长的位置,然后在回去商量??墒悄翘旄蘸们糯湃斯?,我一回头,小花趴在崖上,整个人一半都挂在外边。我吓的喊住她,让她不要动??墒蔷驮谡馐?,她就掉下去了,还喊着我的名字?!?br />
        说道最后,游子轩的眼圈红红的,声音酸涩的厉害,听起来还带着哽咽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小草泪流满面,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。小花怎么就没了呢?小时候两人就说好的,要一起长大,一起变成有钱人?;顾狄醋疟舜顺黾?,说什送什么礼物给对方,当做新婚礼物??墒钦庖磺卸蓟姑蛔龅?,她怎么可以?

        “小草不要哭,我相信小花一定还活着。那几天我找了两百多个人在裂缝崖下找了,并未现她。我们找了三天三夜,都没有现。所以我一定相信小花还活着,只是被人救走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游子轩目光如炬,信誓旦旦地说道。

        小草蹲在地上哭的不能自己?!靶『钜?,你说得倒是轻巧,你不是那么爱她吗?又怎能让她冒那个险,去悬崖边。而且还不看好她,这都怪你,都怪你?!?br />
        游子轩面对小草一脸愤恨地看着自己,用手搓指着自己的胸膛,他没话说。这确实怪自己,如果不是自己的疏忽大意,小花又怎能掉下裂缝崖?如果自己不那么大声一喝,而是小声的安抚着她,那她也不会掉下去。

        小草不顾游子轩满脸的悲伤颓废,接着继续说:“你说她还活着,我也希望她还活着,呜呜……可是你知道裂缝崖有多高,多恐怖吗?那裂缝崖被称为鬼门关,你知道吗?就是有去无回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        游子轩往后退一步,整个人瘫软在座椅上。其实他之前说的小花还未死,肯定还活在某个角落,只是在不断的安慰自己,自我催眠罢了。

        那么高的悬崖掉下去,就算在下边没找到,那还有两种可能。一是挂在站在悬崖峭壁的树上,而自己根本上不去。这么多天,也可能没了。另一种是掉下来,被野兽吃了。想到这两种可能,游子轩手脚冰凉,面如死灰。

        小草依然在那嘤嘤哭泣,看着游子轩的目光是那么的怨怪?!岸际悄?,如果不是你没有照顾好小花,她怎么会掉下裂缝崖,现在肯定都还好好的,都怪你……呜呜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不……这一切说来说去,都是廖家那个老头的错。如果他不让人打断吴光亮的腿,那就不会有现在的一切?!庇巫有∽磐?,大声的反驳道。

        他不能接受是自己害了小花。这一切要怪,只能怪廖家的老头。对,不是自己的错。自己那么爱小花,怎么会害她呢?对,要干掉一切对小花起到阻拦作用的人事物。

        小草听到游子轩的嘶吼声,努力地吸了吸鼻子,说道:“没错,这一切都是廖家老头的错。从一开始他就不断地找小花的麻烦,如果不是他一而再,再而三的找麻烦,如果不是他买通了人,小花二舅的腿就没事。小花也就不会去采那见鬼的接骨草?!?br />
        游子轩听到对自己的肯定,目光如炬,燃起熊熊烈火,仿佛廖家的老太爷此刻在眼前,要烧死他一般。

    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,我始终坚信小花还活着。小草,我不管你信不信,我相信。所以我要你配合我,我现在要帮小花守住这份事业,要把对她有阻碍的人,都收拾干净。我需要你的配合,答应我,你会做得到?!?br />
        小草摇了摇,有些哭晕的头,抬头看着游子轩,努力的点了点头:“恩,会的。有什么需要,小侯爷只管吩咐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小草,这几天我要回京都一趟,如意小馆和谢府先交给你搭理。这个事情,切勿传播出来。否则对小花非常的不利。如今就算她人没在,咱们也要守好她的事业,明白吗?”游子轩吩咐道。

        “嗯,你放心的去吧,这边的事情,都交给我了?!毙〔萆髦氐牡愕阃?。

        ——划分线——

        “老爷,如果这次的计划没错的话,那么那个廖家在咱们青州城的布艺市场是站不住脚了,如果参照此计划,以后大庆王朝的布艺市场,都将是我们李家布庄的天下了?!崩罾瞎芗以谀枪笮?。

        “那可不?程小花这丫头真是聪明之极,连这种法子都能想出来。通知下去,明天咱们青州城最大的那个布庄关店整治。得亏这次有小侯爷助了一臂之力,否则,要在三天后如愿举行,恐怕是有些难度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李家老太爷捋了捋胡须接着说道:“这几天廖家那老头,甚是得意??醋拍茄?,好像还要干涉程小花的如意小馆的模样。也不想想,先不说那程小花,光是那杜家就不会同意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就是,上次那个王捕头的事情,没想到杜家的消息放出来没多久,还没来得及报案,就被他抹干净了,哼,算他反应及时?!崩罴业睦瞎芗?,很是不屑地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算了,就那个小事,无关要紧的人,能翻出多大的浪来。想来杜家那么做,一是为了泄恨,二是为了给他找一点点事情作罢了。且看咱们三天后,如何将他们在青州城打垮,站不住脚吧?!崩罴依咸飧鋈司频?,眸中露出得意的光芒。

        “老爷,听说悦来酒楼这两天推出的那个叫露天烧烤得大排档,这几天生意甚是火爆。这大夏天地吃着烧烤,喝着冰酒或者冰镇饮料,好不惬意,要不您今晚去瞧瞧?”

        对于这事情,李家老太爷有听说,且听说那个主意还是来自于程小花。连调味料都是小花自己亲自配的。听说昨天廖家也在模仿了,可是怎么模仿,那味道完全不一样??驮此鹗Я艘淮蟀?,据说现在还在不断的研究。而悦来酒楼这几天,生意一直很好,每天都忙到子时之后。

        “也行,你先安排安排。对了先把两天后,咱们店里重新开业的消息散出去。这几天你就按照计划书上的去宣传,知道吗?”李家老太爷想起小花那个方案里说的步骤,连忙安排下去。

        “是,老爷?!崩罾瞎芗矣α艘簧?,随后退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廖府

        “该死的,那个可恨的程小花,就算是死了,也要把我拉下?!绷渭依咸谀欠藓薜闹渎钭?。

        “老爷,那个程小花是死了,可是看如意小馆和如意阁还照样进行,好像没事生一样,是不是他们都还不知道呢?”廖成在那分析道。

        不应该啊,这如意小馆和如意阁一点反应都没有,难道真的不知道吗?

        “额,有这个可能。先不管如意小馆了,你先帮我想法子,怎么解决这次的难题先。这原来酒楼一折腾,我们的迎宾阁生意都被抢走了,这两天也就小猫三两只,说来说去的话题,都还是那个悦来酒楼?!?br />
        廖家老头气的狂拍桌子,真是太可恨了?!芭扇巳ジ野言美淳坡サ哪歉鲎錾湛镜娜?,给我挖过来,不惜一切代价的去挖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个有些难度……”廖成大胆的拒绝道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不管过程,我只要结果,快点去办?!绷渭依贤返炔患八频?,连忙催道。

        “老爷,那个人是杜家的家生子,所以不可能。除非,除了他之后,还有其他的人会做?!绷纬上肓讼?,这只有这个可能了。

        但是除了那个人之外,还有谁呢?程小花肯定是会的,找她是根本不可能的,更何况,她都已经死了。

        “那她如意小馆的几个厨娘呢?都不会吗?”廖家老太爷问道。

        程小花是死了,但她的技术,一般都有传给如意小馆的厨娘。那么意思是从那几个丫头身上去挖,没准还能挖到消息。

        “老爷,那人都是和程小花签了死契的,所以不可能。啊……对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廖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瞬间站起来说道:“那个小草,小花与之姐妹相称的王小草,想来她肯定是会的。现在如意小馆和那个谢府都是她在搭理。只要我们出小花给她的—倍的价格,想来是会来的。这个社会,这个时代,谁不是靠着钱过日子的?”

        “好,那这件事情,你立马着手去办。越快越好,必要的时候,拿程小花的死来做文章?!绷渭依咸舜锏侥康?,心里先对程小花说了一声抱歉。

        本来想着人都已经死了,自己也就没什么需要去介意的,心想这件事情,就随风飘散罢了。

        临水村

        “妈,我身子已经好些了,你让我起来吧?!毙』ㄗ源幽侨沾铀罩竞昙一乩春?,林子君就将她当做瓷娃娃一般,非得要她躺在床上,什么都不要她做,这都已经好几天了,天天躺着,她觉得自己全身都僵硬了。

        “不行,快快躺着,大夫说了,你需要好好静养,有什么时候和妈说就好了。来,躺下。妈先上山砍些柴火回来,你乖乖躺在家里,夜壶放在你床下,水壶在你床头边。你先闭起眼睛睡会儿,妈很快就回来了?!绷肿泳貌蝗菀准窳烁雠?,她才不管小花的抗议。

        小花翻了翻白眼说道:“妈,我真的已经好多了,你让我跟着你去吧,这天这么热,屋里也待不住,我怕在睡下去,肯定中暑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虽然茅草屋的后面种着一篇竹子林,这会儿,虽然只是辰时,但一点风都没有,太阳又烤的慌,热的不行不行的。家里又没有柴火,天天喝的汤汤水水,就知道这个家有多穷了。

        林子君被小花这么一说,有些噎住了,这个家是真的很破,而且很热。夜晚有风的时候还好,现在一点风也没有,而且连着好几天都未下雨了,实在是烤的慌,难怪丫头睡不着。

        “那妈去打盆水,你先擦拭一下身子。妈去砍一些竹子回来,让大壮放屋顶上盖一下。你先将就一下?”虽然知道她好命,自己也舍不得她吃苦。但是自己能给予她最好的,自己都在努力给了,希望她不要介意才好。

        “妈,不用那么辛苦劳碌了,我随你去吧!这屋子迟早要修,但现在你不是没钱吗?啊,对了妈,我的衣衫呢?”小花突然想起来,自己又在衣服里缝银票的习惯。自己的每一件衣衫,都用银票缝了0两银子,用油布包着,缝在袖口那块,一般不仔细看,是看不出来的。

        “衣服洗好了,我给你收着呢,怎么了?”小花的咋呼,让林子君吓了一跳。

        “妈,你把衣衫拿过来,我有事情和你说?!毙』ㄒ膊慌抡飧黾矣惺裁慈嗽诎莘玫?。

        林子君把小花的衣衫那出来,递给她,然后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。

        小花拿到衣服之后,先用手捏了捏袖口的地方,随即仔细查看了一下,笑了?!奥?,你把剪刀给我一下?!?br />
        这回林子君更是纳闷了,诺诺地说道:“丫头,家里没有剪刀,那个太贵了,咱们买不起?!?br />
        小花很是尴尬,她都忘了这个家的情况了。想了想,自己现在身子不好,也没什么力气。只好对着林子君说道:“妈,你过来看,这个缝的针线你看到了吗?把这个咬开一下?!?br />
        林子君看着那袖口那一朵简单的花瓣模样说道:“不要吧,这么好看的话,咬开就不好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小花笑着:“妈,你听我的,咬开就是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自己的银票是缝在花朵的基础上,且看不出来的。就算把线条咬断扯开,也不影响那朵花的。

        林子君疑惑了一下,随即低头把小花说的那个线条咬断,递给她?!笆钦馓醢?,已经咬断了,现在呢?”

        小花点点头,拿过衣衫,扯开那条线。在林子君的目光下,拿出缝在里边的油布,将油布展开,拿出那0两银票。

        “妈,我这里有0两银票。我之前听说你为了我,把你相公留给你的金耳坠给典当了。你把这个银票换成银子,把耳坠赎回来吧?!?br />
        小花很是心疼这个女子对自己的付出。自己之所以能够真心的对她好,是因为这个人,长得和现代的母亲一样。但自己对她而言,完全是一个陌生人,她却为了自己,能够做到如今这般地步,且是无怨无悔的,岂能令她不感动?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我怎么能够收你的钱。你这丫头真是的,妈知道自己没钱,但也没想过救了你,是要你的钱?!绷肿泳苁瞧叩木芫?。

        “妈你误会我的意思了。这个银票是大庆王朝的,索性这里是交界处,是可以兑换使用的。第一,我心疼你。我叫你妈,就是认了你,以后我就是你的女儿。第二,你那个相公,也就是我爹。我爹留给你唯一的念想,我不想就这样被单了,我想赎回来,这样有意义的东西,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?!?br />
        小花停顿了一下,接着故意说道:“第三,我这身子,还得好好调养,之后还得花不少银子,妈,你典当的银子不多,想必还不够我吃药吧。第四,这几天咱们吃的都不好,妈,你不想我在调养的时候,营养不良吧?”

        小花知道,这个林子君是真心拿自己当做女儿的。只有把什么都说道为了自己好,她才有可能会用这个银子,否则,绝对是会拒绝的。

        “额,这个妈有想过,你别操心。你的银子你就留着吧,妈来想法子?!绷肿泳讨吹乃档?。

        “妈,这夏天闷热多雨。我得身子骨还需要调养好久,我想把银票换了之后,让人过来把屋子翻盖一下,这样住起来也放心不是?”

        这里的人住的都比较淳朴,但心眼都特别多,鸡皮蒜毛的小事,都能扯到你身上,然后和你乱喷一通。小花着实不喜这样的感觉,因此想着先把房子盖起来再说。

        “这屋子修一修就能住,哪用得着花这冤枉钱盖房子???”林子君觉得实在太没必要了,以前冬天的时候,还刮风下雨呢,自己还不是照样过来了?

        小花叹了一口气,只要再次把话题引到自己身上来:“妈,我也快要及笄了,大家都说我年轻貌美,你要不想我住的不安全吧?这家这样,万一要是有人起了邪心,我这身子又这样,怎能敌得过贼人?”

        林子君一听这话,顿时吓一跳。自信的将小花看了一遍,点点头说道:“嗯,那房子得重新盖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接着小花递过来的银票,小心仔细的放入胸怀里,转身就要出去。

        “妈,你这是去哪里?你不是要去砍柴吗?等等我?!毙』ㄊ翟诒锏没?,还哪里躺得下啊。

        “我去隔壁一下,去去就来?!泵磐獯戳肿泳纳?。

        “大壮,大壮在家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是你啊,你来做什么?”阮大壮的娘打开门,看到是林子君,表情淡淡的。其实她这会儿心里正别扭着。以前都对林子君很不好,自从那天听到她不禁救人,又听了那个姑娘对众人质问的声音之后,一直在反省自己。

        其实这个林子君也是个苦命的。十几岁的时候,爹娘将她嫁了一个病夫。虽然是个病夫,但夫妻恩爱,可是老天见不得人好,愣是让她夫君的身子越来越差。最后再临死的前几天,起了狠心,将其休弃。

        本以为回家之后,会好些,奈何摊上那样的爹娘。不仅将她赶出,更是和她断绝关系,此外还到处嚷嚷她是扫把星。

        自己以前都是哈利子糊住了眼睛,看不清楚,跟着人云亦云。这几天正羞愧的狠,又不知从何去跟她好好相处。

        “阮嫂子,我找大壮有点事儿?!绷肿泳浪幌沧约?,但银票的事情,也只有大壮能够帮自己。无奈之下,只好厚着脸皮问她,但愿她不要太为难自己。

        本以为会有想象中的奚落,没想到大壮他娘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:“进来喝口茶吧,我去叫他?!?br />
        林子君听到她招呼自己,有些受宠若惊,连忙“嗳嗳”了两声,跟着进屋去了。

        “林婶,你找我有事?”大壮没想到,自己的娘今天肯让自己出来和林婶子说话。莫非是爹和娘说的话,起效果了?

        以往爹要娘多多扶照林婶子的时候,娘都会说,心里有数,然后又说你们这些男人不懂之类的话语。

        自己要是帮林婶子,被娘看到了,娘都要在院子里指桑骂槐之番。今天娘居然主动让自己出来,并且在家里还能看到她,这实在太多奇怪了。莫非天要下红雨了吗?

        阮大壮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,随即又抬头看了看天。

        阮大壮他娘知道,自己的儿子这边反应是为何,随即红了耳根子。难道自己之前,真的有那么糟糕吗?

        “呵呵,也没啥。只是想问你,你什么时候去驿路城,能否带我一起去一趟呢?我有点事儿!”

        当着阮大壮娘的面前,林子君不好意思掏出那0两银票,因此转换了一下,自己要亲自跟着去。

        “原来是这个事情啊。婶子,我明天就要去,您要是不介意的话,明天一大早,我就过来喊您?!贝笞澈┖竦哪恿四油?,嘿嘿了两声。

        “嗯,那好,我等你?!绷肿泳盗艘簧?,又和大壮他娘道了谢,这才回家。

        “大壮,以前都是娘错了。从今天看来,这个林子君也是个不错的人。都怪以前娘听了那些人的话,这才……”大壮见他娘羞愧的模样,呵呵了两声。

        “娘,没事的。林婶子是个聪明人,相信她能感觉到你的善意,毕竟,你以前不是故意的不是?”林大壮笨手笨脚的安慰着他娘。

    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,大壮,明天娘多给你文钱,你带着路上给你婶子多买两个包子吃,知道不?她这么大年纪了,无儿无女的,着实可怜。每天都吃不饱,你瞧她那瘦着的模样,着实令人心疼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嗳,谢谢娘……”阮大壮很是开心,自己的娘居然想开了。那这样的话,以后自己帮林婶子,是不是就不用偷偷摸摸了?

        “妈,你回来了?”小花听到门外的声响,出声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回来了,丫头,你躺会儿,我去给你打盆水,你擦洗一下歇会儿。今天要是休息好了,明天带你去驿路城?!?br />
        小花躺在床上,听着前半句真要抗议的时候,听到后半句,顿时乐开了花。连忙高声答道“嗳!”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的青州城

        “快快,这都辰时了,东西都准备好了吗?”李家老太爷这几天已经把宣传效果都做到位了,这会儿都翘以盼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,是否有传说的那么好。

        “都准备好了,人员也培训好了。全是按照小花给的去训练,这回那个小草姑娘还主动过来帮忙了。人员也是小花姑娘身边的贴身丫头阿红给亲自训练的?!崩钫乒裢溲鸬?。

        “那好,既然如此,我们就正式开始吧?!崩罴依咸チ私哟筇?,亲自把吕太守请了过来。今天的一切,他是压轴秀,可少不了他。

        “李家老太爷可都安排好了?既然安排好了,那t台秀什么时候开始?本官可是因为小侯爷的面子,次亲自出面给你走秀的?!?br />
        说道走秀,都是小花以前有了好看的衣衫,都要在小草的面前,展示一番,然后学着电视里,走着猫步,抛个媚眼啥的。这次小草就依法教给了那些请来的有头有脸的,怎么走路,怎么才能将衣服的最大特点展示出来。

        之后让找个主持人,照着电视里的,将衣服最大的卖点以及特色说出来。她就不相信,这样还能卖的不好?

        “好了,好了。这回大人穿的那件衣衫就免费送给大人,到时候送给大人一张白金卡,以后大人来买,直接打七折优惠。现在我让人先去放鞭炮,宣告活动正式启动?!崩罴依咸缇涂醇磐?,人潮涌动,心情甭说有多高兴了。

        吕太守本就在第一时间看过了,自己即将要穿的那件衣衫,很是心动不已。在了解价格需要100两银子之后,就很是心痛了。没想到这下子可以送给自己,还附送白金卡,心里都快乐歪了。

        看来小侯爷给自己安排的,也不完全是坏事。衣服贵是贵了点,但胜在款式新奇好看。走出去,那是头一份。

    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     不知道为何,赶脚看得人越来越少,跳章看得人越来越多,小离很是无奈。亲们不要跳着看啊,否则看不懂或者赶脚是莫名其妙冒出来的,那赖不了小离。小离的每一章都有衔接,或者是在呼应之前设下的点的。 (爱腐竹小说网//www.axnl.net)

    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    迷离陌上花的小说农女的如意庄园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www.ifuzu.com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    农女的如意庄园最新章节,农女的如意庄园全文阅读,农女的如意庄园5200,农女的如意庄园无弹窗,体彩河南11选五走势图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迷离陌上花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    体彩河南11选五走势图
  • 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:风雨兼程,与党和人民同行 2019-06-01
  • 今年工资咋涨?多地发布2018年企业工资指导线 2019-05-29
  • 省交通控股集团党委研究部署2017年度省委综合考核反馈意见整改工作 2019-05-29
  • 在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-05-26
  • 工商总局将针对“双11”等网络促销出管理规定 2019-05-24
  • 净界法师:财富怎么来的?贫穷为什么还在? 2019-05-15
  • 长颈鹿在中国高纬度地区成功繁育 小鹿刚出生一米八 2019-05-03
  • 最新最全!2017航空资讯大汇总 2019-04-27
  • 社评:中国侦察船自由航行,澳媒惊讶什么 2019-04-27
  • 西部网(陕西新闻网)www.cnwest.com 2019-04-04
  • 人工智能:新技术的“双刃剑” 2019-04-04
  • 人大代表网络平台-天山网 2019-03-31
  • 火场上的那双手,找到了! 2019-03-31
  • 白云区图书馆:来,给爸比做张甜蜜立体感恩卡 2019-03-19
  • 习近平总书记文化思想的实践指向 2019-03-18
  • 拳皇98ol假零六门 2019年世界杯足球彩票大奖 2019网球比分直播 三连尾100元赔多少 dnf心悦会员 重庆老时时彩 双色球复式 河北体彩20选5走势图 寻仙手游宠物融合对话图片 快手怎么直播主机游戏 福利彩票开奖结果 美丽骷髅电子游戏 大乐透17043蓝球大起底 全北现代vsfc首尔分析 安徽快3最大遗漏值 新疆时时彩计划号